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倒在她的心上 !!

欢迎您光临 —— 沈晓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沈万三充军滇黔的思索  

2008-08-06 14:32:24|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沈万三充军滇黔的思索

                            ——从沈万三研究学会赴滇黔考察说起

                                           沈晓烜

 

沈万三充军滇黔的说法,起源于《明史·马皇后传》的记载:“吴兴富民沈秀者,助筑都城三之一,又请犒军,帝怒曰:‘匹夫犒天子之军,此乱民也,宜诛之。’后曰:‘其富敌国,民自不详;不详之民,天将灾之,陛下何诛焉?乃释秀,戍云南。” 说:朱元璋准备在南京建都,并决定扩建应天城,而且要把它建得非常有气派。但由于战事频繁,开支浩大,皇帝根本没钱修城墙。于是豪富沈万三答应,负责修筑聚宝门至水西门一段,还有廓房、街道、桥梁、水关和署邸等相关工程。据记载,沈万三不仅延请一流的营造匠师,还整天在工地上督促进度,检查质量。尽管一些“检校”常去工地制造事端,捞取油水,沈万三却依然比皇家修筑的城墙提前三天完成。随之,他竟又向朱元璋提出,打算以自己的百万两黄金,代替皇帝犒赏三军。可这样做,恰恰大驳了皇帝的面子。终于让明太祖龙颜大怒,于是他被籍没家产,发配充军云南边陲。

沈万三充军滇黔边陲、他的后裔在哪里?在周庄镇党委政府的支持下,沈万三研究学会开始了认真的考察与研究。

第一次考察:2005816日,沈万三研究学会组织部分会员去云南考察。我们寻访了丽江市玉龙县政协,政协赵直本副主席十分支持,赵主席亲自召集了政协办公室张主任、玉龙县文史委、教卫委等四位主任与我们进行了座谈。并且于18日上午,由政协张存芳主任陪同,一起走访了丽江市古城区金山乡东元村沈家社。早已迎候在家的该村奚杨忠书记、沈学信主任、以沈学道为代表的沈氏人员,进行了近三个小时的座谈,气氛融洽,十分热烈。

座谈中,大家对沈家社(十年前沈姓占90%、目前占60%)的沈氏家族为什么被迫把汉族改为白族作了有益的探讨,并且取得了一致的看法

尽管沈万三人生旅程的末期的踪迹仍然扑朔迷离,但此次赴滇之行我们却从沈家村上看到:他们沈氏家族的盖房、上梁,婚丧、喜庆、逢年过节的传统习俗,竟与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江南水乡小镇,有着惊人的相似。由此不得不产生这样的想法:他们与当年的那位经商奇才,不会没有关系;似乎觉得,他们与沈万三的距离仿佛越来越近

该村退休教师沈学道认为,据他们长辈说,其先祖肯定是从南京应天府柳树湾迁至云南。他说:“祖上是一大富翁,被皇帝挤兑,皇上允许他在云、贵、川一带选择。富翁觉得云南苍山、洱海环境优美、适宜居住,于是在昆明落脚;后又至大理一带定居,不到若干年就死了。其子女把他的遗骨迁移到发迹之地周庄。当时,他的几个儿子正在茶马古道做生意,不知父亲已经死亡,深感没尽孝道,便落脚在丽江地区……”

为了对子孙负责,为了考证自己的家族是否确实是沈万三的后裔,沈学道拿出了他几年来竭力奔波、整理的《沈氏家谱》,无疑,激起了我们的兴奋点。

然而,经过仔细查阅,我们发现,《沈氏家谱》就是缺少了最能证明身份的元祖、始祖的几代!这为判断沈家社的沈氏人家是否为沈万三后裔,增加了非常大的难度。

沈学道老师激动地表示:“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也要用百分之百的努力,决心把根找下去。我不想获得什么,只是要对沈氏家族的子孙后代100%负责!”他那孜孜不倦的精神、坚忍不拔的毅力和不懈的追求,我们十分感动。

然而,谁也不敢轻易否定沈家村上沈姓者关于他们祖上便是江南巨商沈万三之说,当然也不敢随便点头盲从。因为,至今无法判定他们的大富祖上是否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那位巨商。

我们拜访了宣科。当晚,他在主持纳西古乐演出时特意表示:“纳西古乐肯定与昆曲、与江南丝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疑,这也是一个可以研究的课题。

考察组云南之行,在沈万三充军云南,对当地的经济、文化、建筑、商业产生什么影响所留下的一片迷雾与黑暗中,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丝光亮。

20063月,沈万三研究学会年会的会场上,来了11位不速之客。他们是由《东方文化周刊》杂志记者扎西刘带领、来自贵州省安顺市天龙屯堡的“沈万三后裔”。由于事先看过有关报道,党委政府领导以及学会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且让他们在周庄感受了“回家的感觉”。

《贵州日报》曾经这样报道:“周庄与屯堡,一个是名满天下的中国第一水乡;一个是刚有些知名度的滇黔古驿道上的旅游景点,一个在江南,一个在西南,本是八杆打不着的事。但近日,记者在江苏周庄获悉当地名人沈万三与云贵有渊源的线索,又作了深入采访后惊奇地得知:原来大红大紫的周庄,居然与贵州息息相关:贵州高原历史上与江南水乡血脉相连、文化相通,周庄最自豪的名人沈万三后裔在贵州。这意味着,贵州天龙屯堡人的祖先曾经富甲天下。”署名沈赤兵的记者还作出了这样的结论:“江苏周庄与贵州屯堡血脉相连,本是一家。”

我们不否定扎西刘的五年的功劳。于是,沈万三研究学会带着问题,开始了第二次、贵州的考察之旅……

贵州大学陈东海撰写的《屯堡历史简述》这样说:“屯堡的历史、屯堡的文化,作为抽象的表征,都具体而现实地体现在屯堡文化的载体——屯堡人身上。说起屯堡人,这不是苗族,也不是其他任何少数民族,而是有着浓郁特色的正宗汉族,渊源于明初,距今六百余年。”他根据清《安顺府志•风俗志》所载:“屯军堡子,皆奉洪武敕调北征南……,家口随之至黔。”所以,由此看出屯堡人的形成与明代的“调北征南”及之后的“调北填南”的史实有着密切的关系。而“调北征南”的由来,在《明史》、《明实录•太祖洪武实录》、《明通鉴》中都可详细地究其始末。

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在距今六百余年前的明太祖朱元璋时,由于军事、政治等方面的原因,明太祖调集了大批江南军队携妻带子,远戍滇黔,并以军事形式开垦、定居与斯。而又由于地理、经济甚至当时贵州本土落后文化的关系,在这些代表着江南文化和军旅文化双重文化身份的屯军定居之后的六百余年中,起原来的文化非但没有流失,恰恰相反,而是有机地溶入到当地地自然环境、历史人文中,经过六百多年的磨和与融会,形成了具有浓郁特色的汉民族地域文化,这文化,即是“大明遗风,江南余韵”的屯堡文化。

我们在天龙屯堡的宣传小册子上看到一首诗:

应天策马驰黔中,

戍边息戈重商震,

烽烟远逝屯堡韵,

千载尤存大明风。

难怪有人这样认为:屯堡人是“一种对明代汉族移民群体的特称”。

天雨蒙蒙,我们终于走进了天龙屯堡。

屯堡寨子的前面有阡陌纵横的田坎,有丰富的灌溉水源,利于耕种;寨后紧靠险峻的高山,登顶可以远眺。

屯堡寨子有风格独特的建筑:四周都采用坚固的石料垒砌的城垣和雄伟的寨门,显然把军事功能放在首位。而屯堡人的民居建筑,雕刻十分细腻精巧,特别是门头雕刻最为繁富,有花窗、花板、垂花柱。每个部件都饰以不同的图案,有最为典型的福(蝙蝠)、禄(梅花鹿)、寿(麒麟)、喜(喜鹊)等等。注意!这是正宗传统的汉族雕刻图案。民居内部的花窗、花门、柱基等雕刻也多如此,有钱的读书人家的门板等处还雕有诗词书画,这些雕刻图案与当地少数民族的民居形成鲜明对比,突出了江南移民汉族文化的印记。
   
屯堡人是一个尚武的汉族群体。最能体现这点的是地戏,地戏顾名思义就是以平地为舞台围场演出的戏剧。地戏源于明代的军傩,它是由征南大军带入黔中的。屯堡人的祖先跳军傩不是娱人,更多的成份是娱神,用这一种傩仪作出征的祭典,振奋军威,恐吓敌人。

脚步刚刚踏进屯堡,我们发现,来来往往的屯堡妇女们皆穿着一身宽衣大袖的右开襟长袍,淡蓝色的,开襟上绣着杂色的滚边。长袍外面又穿着较短的码裙,腰间系着色彩斑斓的丝绸腰带,腰带在身后结着坠子,微风拂过,飘逸翻飞,极有韵味。妇女们的的头上全都包着或青或白的帕子,帕子上再覆着一张色彩迥然的头巾。悄悄的露出的发型显得很是独特,头的两鬓梳了两绺在在耳畔,成凤头状,向额前微展发绺,重心则向后倾斜,头顶分两道发路,中间又再梳成独立的一绺,有人称其为"三把头""凤阳头"。并曾以此称屯堡人为"凤头苗"

尤其突出的是,江南的丝绸工艺在屯堡妇女的丝绸腰带上得到了较为突出的体现。丝绸腰带是屯堡妇女最庄重,最昂贵的装饰品,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地触摸。结婚的时候,新娘子还要剪眉,扯脸,也就是将脸部的汗毛和前额的毛发一齐剪掉,并把眉毛剃成细柳状。

翻阅《安顺府志》,看到这样的记载, “妇女以银索绾髻分三绺,长簪凤阳妆也”。这明确地说明了屯堡妇女的装束是朱元璋老家汉族妇女和正统装束,一身奇异的“凤阳汉装”一穿就是六百多年。

屯堡女人是屯堡文化的忠实守护者。

我们终于找到了三月份前来周庄寻根的沈开勇家。

他们拿出了厚厚的一本铅印《沈氏族谱》。我们又兴奋起来:因为这本《沈氏族谱》是十多年前,贵州毕节县编写的,与天龙屯堡没有直接关系,当时编写的意图根本不是为了沈万三。然而这本族谱最前页有《始祖沈公简介》、《仲荣戎滇纪略》以及有关“二世祖”介绍等章节,里面记录的是沈家从第五代以来族人的姓名,清清楚楚地记述了沈万三的次子(沈茂)是如何因避难而藏身贵州,并繁衍后代的:洪武六年,因“匹夫犒天子军”的罪名,沈秀(沈万三别名)差点被“乱民谊诛”,但在马氏(马娘娘)的力谏下,家业抄没,发配至滇(云贵一带):为了保全沈氏血脉,在朝廷有重权的西平侯沐春,秘密帮助沈秀次子沈茂潜入饭陇驿(今贵州平坝天龙)隐居。为了避免后代遭到杀身之祸,沈家后代有的还隐姓埋名,

里面还记载了送沈万三尸骨回乡的人物和事件!

然而,仔细阅读,又恰恰缺少了天龙屯堡一条线的记载,与天龙屯堡沈氏的家谱,也缺了若干年代。

考察组回到周庄以后,部分人员认真地作了研讨,大家一致认为,贵州之行,应该有所突破,对沈万三的生卒年限、沈万三水底墓的传说都有了考证的依据。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肯定,沈万三充军大西南,他的后裔,不光在云南、在贵州,都留下了踪迹。

《贵州日报》报道:天龙镇党委、政府和天龙屯堡旅游公司“希望按照南京中华门的原型,在天龙镇再造一个象征祝福祖国繁荣富强的微型中华门。”而且,天龙“贵州中华门”建设方案正从规划、设计、选址等几个方面同时着手,“沈氏后裔们”积极筹备各种石料、木料等建筑材料,希望这一象征祝福祖国繁荣富强的中华门,早日在美丽家乡耸立,与江南大地的南京中华门遥相呼应,心心相连。 

我想,天龙“后裔”们都如此积极;我们对沈万三充军之谜的探索,理所当然还应该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